Rhetoric

这儿修辞,不正经的画手+心理学家一只

动物性症候群:英文为Animals syndrome,又称为动物性综合症,是一医学术语,指在某些可能的疾病出现时,经常会同时出现的临床特称、症状、现象,此时医师可针对出现的其中一种表征,警觉可能一并出现的相关变化,然而实际的病原、确定诊断的疾病名称或相关生理变化可能无法确知。而有些过去未知的疾病表现,经过研究后仍然保留症候群的称呼。本意是指因某些有病的器官相互关联的变化而同时出现的一系列症状。具体病症表现为:由于病发未知原因,但通常是在患者行为动作和某些动物高度一致的情况下,患者会逐渐动物化(器官和外表病变),长成动物的样子,同时伴随着习性和心理动物化。痊愈后仍会留下动物的痕迹。发展到末期会因一部分器官受不了动物性病变而衰竭致死。

 

动物性症候群综合医院:主治动物性症候群,从外表和心理同时改变患者,医生主要是兽人和痊愈的患者,分为主治医师和心理医生,很少有未病变过的人类医生或患者来当医生。位于大西洋边缘的小岛上。

 

院长:安(Ann),也是创始人和鲨鱼性症候群患者,大概12岁,萝莉身材,内心成熟无比,现已进入末期(无法治愈),隐藏自己院长身份中,现作为医院的摆渡人工作,有时也担任讲解员(bushi),过去是个迷,大概被人虐待过?

 

医生:席德(Sid)-狼性症候群;痊愈

           伶(Reiko)-熊性症候群;未痊愈;心理医生

           西拉(Sheila)-鹰性症候群;痊愈

           修(Hugh)-金丝雀性症候群;痊愈;心理医生

           尤金(Egene)-鹿兽人

           查尔(Char)-猫兽人;心理医生

喜欢要溢出来了:我爱神座和莲莲啊啊啊


呼吸仿佛都是年少的氧气,薄荷糖一样的声音听到就会想到那个夏天海风吹过的清凉,温柔得像要融化在其中,而面容还带着一丝孩子气,包含了牛奶的醇香和茶的甘苦,青涩的说出了那些话。但是这样的你还是不得不看着他被恶意所腐蚀,然后挣脱走向了岸的那一边,冲着自己想去的彼方。“最喜欢你了呢。”在屏幕前溢出喜欢的我喃喃自语道。


是我没错了

开学日

       来自9月1日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桌面上和我的脸上,是想要烧灼瞳孔般的金黄。“日向君,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要上学了哦!”母亲的声音通过客厅传来。“都收拾好了。”我这么回答道,但是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手中绿色的领带。母亲急匆匆地从厨房赶了过来,见我还没打算系上领带,连忙用最快的速度帮我系上,一边含笑说:“日向君终于也要像哥哥一样去希望之峰学园上学了呢,妈妈真是为你们感到骄傲啊。”哥哥?我无意的皱了下眉,对这个所谓的哥哥并无好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家里来,也不知道他从何而来,仅以“同母异父的哥哥“的名义就心安理得的留了下来,也不爱说话,整天冷着一张脸,唯一都优点就是几乎没有缺点——除了态度。因此像“明明有个这么厉害的哥哥自己却不怎么样”“喂别再拖累你哥哥了”“真不明白你这种人怎么也能被录取”之类的话越积越多,自身也被越映越透明。

       告别了母亲,我和神座一起走出了家门,脑中只剩下那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在混乱的思绪中保持着异常的清晰。“如果让他提前知道的话会怎么样?”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果然还是算了吧。抱歉。“

     “哥哥。”

     “嗯?”

        ......

        我能清楚地看见神座的表情连变都没来得及变就被红色所取代,刀锋精准地穿透心脏,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红色原来也是可以像阳光一样灼伤瞳孔的啊。我这么想着,只听见有人倒在了地上。

       告诉他也许就会被赦免的吧。又是一个奇怪的想法。但是现在这个想法被打断了:”日向君,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要上学了哦!”是母亲的声音。“?”我这才发现手中的领带。大概然后是......?“日向君终于也要像哥哥一样去希望之峰学园上学了呢,妈妈真是......““为我们感到骄傲?是吗?”我说。母亲惊异地看着我:“被你猜中了呢。”失笑。为我这种人感到自豪?别忘了我哥哥已经死了一次呢。

       我再一次和神座一起走出家门,再一次喊了他,再一次转了身,再一次沾满鲜血,再一次人体倒地。”我决定问你了。“”所以你大概没有完全死吧。“”毕竟偏了啊。“”如果让你提前知道的话会怎么样呢?“”你会躲开的吧。“

      “无聊。”

       这是他的回答。

       母亲又在呼唤我了:“日向君,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今天是9月1日。我是日向创,我永远停在了这一天。

(其实我就是想表达一下我对于开学的心情就像死了神座一样)(死了神座一般的心情是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兄弟梗/神日向

第四天。(fairy tale)(我又活过来啦)

疼。
第一次感受到。
在子弹划过脸颊时。
在书页割破手指时。
被称作“血”的东西涌出来。
我仅是漠然的擦拭,这个名词只是表面上有趣罢了。
【在无所事事呢。】
“谁?”
我又一次的问。
【日向创。】
熟悉的名字,似乎在一开始听过。
【就是你所嫌弃的这具身体的前主人。】
他又补充道。
我盯着黑板上某个不存在的点。同时,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奇怪。
在各种方面上来说。
【是很奇怪,】他淡淡的说。
失笑。
所以像童话故事一样的发展吗?真是
【你是想说丑小鸭吧。】
【但是......我觉得更像辛德瑞拉一点吧?】
“为什么?”
【因为......】
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我并没有听清理由。

我低头,继续看书中夹着的纸条。
只有一句话;
“作者是谁?”
是一本很古老的书了,就连书名都破旧得几乎看不见了,只能凭内容读出是本童话集。
但是,并不是常见的童话。而是一些不出名乃至根本没人听过的故事。
没有注明作者。
最后一个故事没有结尾。
《致爱丽丝的洞》
就像所有童话般,有王子,有各种动物。
“已经很晚了吧。”我把书放回了书架,拍掉了手上的灰尘,向外走去。

好久没更吓到不敢上老福特。。

相信我,会更的!(之前跑去考试了w

第三天。

(脑洞向,个人向,无cp向)




"无聊。"

对于神明的厌烦。

虽然自己也算是一员。

因为一味奉献,绝无可能得到回报。

像饮料罐上的图画,只是单纯的为了装饰,亦或帮助出售,但紧接着被丢进垃圾桶。

我绝不可能这样。

乌鸦停止了叫声。

[明天见。]

果然不喜欢这个身体之前的主人呢。

名字和身体的主人只能有一个。

不能想像他怀抱着懦弱是如何拥有这个身体的。

"习惯了就会厌恶呢,我作为人的话……啊啊,还是什么都不想干呢……"

陌生人喃喃自语道,并急匆匆的走过。

人……吗?

区区(         )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对了,我是全能的啊。

只有这点和人不一样吗?

不。

肯定还有什么。

书本从指间滑落。

我猛然回过神来,接住了书。

末梢神经仍在感受着。

"不如突然死掉,让他们感到绝望如何?"

某人仿佛威胁一般的话。


"喂?"




(由于接下来我们的神座会慢慢获得感情,但是鉴于我不知道获得感情后的神座姐姐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可能会ooc,各位凑合着看看吧……致歉!)


对不起。。没更是我的锅。。。图奉上,作为补偿

第二天。

(无cp向,个人向,脑洞向)



阴沉的雨天。

导致了白色斑马线如此刺眼,粉色也是。

大概是奇怪的烟味使空气都令人窒息了吧。

世界仿佛是要作答我一样,摆出了"绝望"与"希望"。

幸运和玩具熊?我冷漠地扔到了一边。反正与自己无关,而且这连答案的一角都算不上,所以就不要说出来。


又一次来到了希望之峰学园。

比昨天更加无聊。

"哎,快看快看!那不是神座出流么!"

"是他没错!他可是希望啊!"

无论是嘈杂的人群,还是仰慕的眼光,对我来说,都是无意义的举动。

到底该做点什么呢?我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

赞美与无视。

思考与实践。

身体与人格。

活着与资格。

还好名字,身体,才能与赞美都是属于自己的。

"呐,神座,今天还是板着脸啊。"少年笑着走上前拍了拍我。

我没有理睬他,径直走了过去。

"喂,等等我啊!"狛枝在身后喊道,但是仍眼睁睁地看着我消失在转角处。

"还真是个难相处的人呢……"

放学铃声与雨声同时响起。

完全不同于中午的雨。

我带着和往常一样没有表情的表情走入雨中,试着奔跑起来。

"给你。"

不知是谁塞给了我一把伞。

蓝色的伞上印着细碎的樱花。

感受到了。

雨的冰冷和自己的体温。

可能这个世界没有那么无聊吧。



第一天。

(脑洞向,个人向注意)(空间里看见的嗝)



我诞生了。

以神座出流的名字。

[日向创的人格已经消除。]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这句话。

不要去思考无关紧要的问题。我这么对自己说。

握紧的手掌摊开,能清晰地看到纹路,我莫名感到了安心。

寂静的街道上,这是我所体会到的第一个夜晚。长发随意地披散下来,与红瞳形成刚刚好的搭配,以及西装被风吹起的角度。

"无聊。"

明明没有任何人,我却还是吐出了这样的话。含着对这个世界的不屑。

感情什么的据说很重要,但是目前看来根本没有什么用呢。我想。

迈开了步子,走过了不知名的街道,是用着毫无表情的面孔。穿过了大半个城市,听着人们大声谈论"才能",我仍是沉默。

不能理解。

完全不能理解有什么意义。

[我要是有才能就好了。]

某人说。

"谁?"

死寂。回声。

作为希望是不该这样的吧。


空无一人的希望之峰学园。教室的桌子上扔着几本书,几截粉笔掉落在黑板旁。擦了一半的黑板上残留着几道题,我捡起粉笔,不费吹灰之力就写出了正解。

这就是所谓才能?

"无聊。"

我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话。

但是,本能还是驱使我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好奇,尽管我感到不屑。

希望和绝望。

我印象深刻的两个词。

我选择不去判断对错。